文字作品

《亲吻大地——白润璋河北风光摄影集》 写在后边的话

摄影是一种瞬间艺术。要想掌握这门艺术的内在规律,了解其中的奥妙,成为一个相对的内行;要想熟练运用这种艺术形式充分表达自己的情感,就必须自觉学习,不断学习,用心、用情去感悟、去拍摄。

摄影意味着艰辛。为了捕捉日出那美丽的瞬间,你必须天不亮赶到现场,等待那动人的刹那;为了在最佳角度拍摄坝上仙境般的银白世界,你必须冒着零下三十几度的严寒,迎着刺脸的朔风,跪在地上,甚至爬在冰雪里,用冻木的双手不停地操作……好片子背后其实好苦好累。

    摄影蕴涵着愉悦。黎明前,你站在高坡之上,看到朝霞把草原染红,把吃草的马儿照亮……你负重登上山顶,汗水如注,极目远望,干山万岭尽收眼底,脚下的白云像万匹奔腾的骏马向你袭来……你冒着寒风在草原上踏冰卧雪,世界一片洁白,放眼天空,太阳戴着圆圆的七彩纱帽,长着两个长长的七彩耳,不时向大地挥洒着迷眼的金星……这时,你常常会被这神奇的大自然所震撼、折服,陶醉其中,每当这样的时刻,我总是为我的家乡、为我所敬畏的大自然激动不已,赶快按下快门,留下我深深的爱。

    当我把《亲吻大地》的书稿送给老前辈、我国著名摄影艺术家徐肖冰和侯波夫妇审阅指导时,二老看完后欣然提笔,写下了“贺《亲吻大地》:燕赵风光无限好”的题词,那苍劲、流畅的文字是对我这个“年轻人”的鼓励和支持。全国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王文澜老师百忙之中为本书作序,希望我能创作更多更好的作品,期望我“创作之树常青,给人们带来更多精神愉悦”。对他们的鼓励、支持,我由衷地感谢!

    在本书的编写过程中,河北影协主席李英杰老师,副主席周淑亭老师给予我很多的指导与帮助,在我的摄影过程中,吴岳、展计增、王龙、曲玉良老师和李强、李福团等同志经常相伴而行,给我力量与启迪,知识与欢乐,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没有夫人薛金兰的支持,我也不会”高烧”不退,热情不减!

    再一次对支持、帮助过我的领导、同志和朋友表示感谢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白润璋

    OO六年冬月

版权声明:本网站所有图片均归属白润璋所有,侵权必究
联系邮箱:brz@hbrd.net    冀ICP备07501104号